市場研判

中期策略:震蕩筑底 短期策略:高拋低吸 市場情緒:人氣漸暖 倉位控制:約50%
您的位置:2018皇马vs埃瓦尔 > 新聞 > 全球市場 >
美投行舉動暗示?;??
時間:2019-07-03 13:38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未知 點擊: 次
【美國投行再度兜售CDO、CDS 新一輪“金融?;?rdquo;風雨欲來?】“美國經濟趨于衰退,竟然又讓這門生意格外活躍。”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感慨說。他所說的“生意”,是越來越多大型投行正不遺余力地搭建具備高杠桿投資特性的金融衍生品交易平臺,向中小投資機構與個人投資者兜售信用違約互換(credit-default swaps)、CDS期權和合成型CDO(synthetic collateralised debt obligations)等金融衍生品。

  “美國經濟趨于衰退,竟然又讓這門生意格外活躍。”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感慨說。
 
  他所說的“生意”,是越來越多大型投行正不遺余力地搭建具備高杠桿投資特性的金融衍生品交易平臺,向中小投資機構與個人投資者兜售信用違約互換(credit-default swaps)、CDS期權和合成型CDO(synthetic collateralised debt obligations)等金融衍生品。
 
 
  “很多合成型CDO所允許的杠桿投資倍數超過30倍,這意味著投資機構稍有不慎,就可能血本無歸。”這位對沖基金經理透露。然而,在高收益的誘惑下,金融市場不缺乏追捧者,比如眾多尋求風險對沖的中小投資機構,以及打算押注美國經濟衰退大賺一筆的散戶投資者。
 
  記者獲得的數據顯示,在這些機構和個人的熱烈追捧下,這類投行主導的衍生品交易平臺成交量持續飆漲。今年以來,與信貸指數相關的合成型CDO交易量在去年逾2000億美元的基礎上,又上漲了約40%;互換期權(或CDS指數期權)日交易額達到200億-250億美元,甚至高于高信用級別的公司債交易量。
 
  “高成交量背后,是市場賭性與貪念越來越強烈。”對沖基金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師Aaron Kohli向記者直言,在5-6月美股動蕩下跌期間,動用高杠桿買入上述金融衍生品的部分投資機構年化收益一度達到50%以上,但他們都不愿落袋為安,而是追求更高回報;隨著6月底美聯儲暗示降息令美股回升,這些“貪婪”的機構實際回報一下子從+50%變成-10%。
 
  值得注意的是,合成型CDO等金融衍生品交投再度活躍,正引發眾多大型金融機構的擔憂。
 
  “2007年次貸?;員?,一個重要原因是之前眾多投行借助經濟高增長周期,發行了大量看似低風險高回報的金融衍生品,吸引大量投資機構與個人買入;沒想到次貸?;⒌賈掄飫嘟鶉諮萇芳壑蕩蠓跛?,令他們損失慘重,甚至因為眾多機構無力追繳交易保證金,引發連環式爆倉與流動性風險,如今CDO等金融衍生品再度卷土重來,不排除歷史有可能再度重演。”Academy Securities 宏觀策略師Peter Tchir指出。
 
  衍生品交易熱背后的高杠桿高收益高風險
 
  上述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坦言,今年以來,他們內部一直在討論通過加大信用違約互換、CDS期權和合成型CDO等金融衍生品的投資力度,以押注美國經濟衰退。
 
  “盡管內部不少交易員認為這類衍生品交易存在流動性不足與信息不對稱等風險,但最終基金內部還是決定加倉博取高回報。”他透露。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近年以來大型投資銀行所搭建的金融衍生品交易平臺,讓這類衍生品交易變得更加便捷易操作。
 
  以摩根大通搭建的衍生品交易平臺為例,用戶可以購買一系列囊括信用衍生產品、公司債券、外匯遠期、利率掉期、CDS、合成型CDO的組合憑證,但無需直接持有這些投資品種,只需買賣組合憑證就能實現調倉與獲利退出,令相關交易變得相當便利的同時,還能有效降低衍生品交易流動性不足所衍生的諸多市場風險。
 
  與此同時,摩根大通還將承擔相關交易的法律、金融監管等要求,比如定期向相關金融監管部門報告交易、通過清算所將其納入資金渠道等。
 
  “其實我們最看重的,還是高杠桿投資所創造的超高投資收益。”這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只要投資機構買入的信用違約互換、CDS期權和合成型CDO等金融衍生品取得正回報,投行會允許他們多次提高投資杠桿,以創造更高回報。具體而言,近期不少中小型對沖基金買入信用違約互換工具(CDS),押注美國經濟衰退導致企業債券兌付違約的投資杠桿倍數,已經超過30倍。
 
  為了盤活金融衍生品成交活躍度,部分投行所搭建的衍生品交易平臺還向個人投資者開放,盡管他們一再標榜這類衍生品交易只面向具有成熟交易經驗的機構投資者。
 
  “對個人投資者開放,對吸引機構投資者入駐顯得尤其重要,因為這能讓機構投資者看到割韭菜的機會。”Aaron Kohli直言,若合成型CDO等金融衍生品交易平臺只針對機構投資者放開,鑒于機構投資者獲得市場信息的優勢相差無幾,導致風險定價與交易策略趨同,其結果是各方均無利可圖。若散戶投資者紛紛涌入,這些機構投資者就可以利用散戶投資者的錯誤交易行為與信息不對稱優勢,從散戶身上賺取豐厚收益。
 
  多位熟悉這類衍生品交易平臺運作的投行人士向記者坦言,目前無法估算散戶與中小投資機構在衍生品交易市場的投資比重,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這類衍生品交易市場缺乏有效監管,導致內幕交易爭議層出不窮。比如個別交易者與投資機構會“誘導”原先可以全額兌付垃圾債本息的企業故意“違約”,從而人為抬高CDS價格賺取巨額利潤,受損的則是“不知情”的廣大中小投資機構與散戶。
 
  記者多方了解到,這些異常交易不但備受華爾街金融市場“詬病”,也令金融監管部門著手遏制其中的過度投機與市場操縱行為。
 
  近日,高盛集團、摩根大通等大型投行正著手清理涉嫌內幕操作的可疑CDS交易,并確保所有垃圾債發行企業違約的原因,都是基于正常的企業運營財務壓力,不存在“人為的操作”,令CDS、信用互換等金融衍生品交易看上去更具可靠性與公平性。
 
  2007年次貸?;衷謚匱??
 
  合成型CDO、信用互換等金融衍生品交易再度格外活躍,同樣引發不少金融機構對新一輪金融市場劇烈動蕩“風雨欲來”的擔憂。
 
  “因為大量合成型CDO的出現,很可能意味著新一輪金融市場劇烈動蕩正在來臨。”Peter Tchir坦言,這背后,可能是大型投行正趕在金融市場劇烈動蕩來臨前,不遺余力地將持倉風險轉嫁出去。
 
  通過發行大量合成型CDO(比如以企業資產為擔保的企業信貸資產合成型債權憑證),投行一方面確保企業信貸資產所有權“不發生變更”,一方面將相關信貸資產信用風險轉移給一家殼公司(SPV),再由SPV“轉移”給中小投資機構與個人投資者——由此投行既能擁有企業信貸資產違約的“處置權”與豐厚資產處置利潤,又無需承擔相應的市場風險。
 
  也有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其實眾多中小型對沖基金對此“心知肚明”——他們也從2007年次貸?;橙×舜罅客蹲式萄?,不會一味“相信”投行對合成型CDO等金融衍生品設定的信用評級與投資風險評估模型。與此同時,鑒于美國經濟衰退概率驟增,他們更傾向押注大量企業債券兌付違約,進而買漲信用違約互換工具CDS期權與押注經濟衰退的合成型CDO,從而與投行投資策略保持“一致”,避免淪為他們的狙擊目標。
 
  “不過,近期美國股市反彈與經濟數據暫時好轉,讓部分中小型投資機構與散戶有所動搖,開始反向操作以博取短期高回報,令自身陷入巨大市場風險旋渦。”Peter Tchir指出。
 
  在他看來,一旦金融衍生品市場多空博弈驟然加劇且引發任何一方巨額虧損,都會導致整個金融市場面臨新的“次貸?;?rdquo;。畢竟,當前美國信用互換等CDS衍生品市場交易規模高達8.2萬億美元,無論多頭還是空頭“大潰敗”,都會導致這類投資機構因無法繳納巨額交易保證金而陷入連環式爆倉與流動性風險窘境,由此造成新的金融?;?。
 
  “這不是危言聳聽,2007年次貸?;⒌囊桓鮒匾?,正是雷曼兄弟倒閉導致信用互換CDS等金融衍生品價格飆漲,導致空頭無力支付巨額交易保證金而連環爆倉,最終釀成金融市場流動性?;朧諧⊥蹲市判某溝妝瑯?。”他強調說。如今,歷史卻又在重演。


微信掃一掃,關注您身邊的投資顧問——中方信富公眾號:中方信富(zfxf-bj)
中方視點
熱點推薦
其他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