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研判

中期策略:震蕩筑底 短期策略:高拋低吸 市場情緒:人氣漸暖 倉位控制:約50%
您的位置:2018皇马vs埃瓦尔 > 新聞 > 科技·時尚 >
小米值得期待嗎?
時間:2019-04-22 13:32 來源:伽馬數據 作者:未知 點擊: 次

2018皇马vs埃瓦尔 www.owskof.com.cn 于小米這種不同于其他靠社交軟件和電商平臺作為基礎沃土的企業而言,智能硬件才是萬物生長的沃土,尤其以智能手機為核心,銷量持續下滑是絕對不能接受的,會直接導致小米商業邏輯的崩塌。

  小米2018年度報告顯示,全年營收達到1749億元,同比增長52.6%;凈利潤達到134.8億元(歸母凈利潤為135.5億元),經調整凈利潤86億元,同比增長59.5%。這些都是比較可喜的賬面數據,營收和凈利的持續增長是企業拿得出手的成績單。

  除此之外,利潤表上的疑問點也有幾處:毛利率由去年的13.2%降為12.7%;營業費用(銷售及推廣費用、行政費用、研發費用三者合稱)合計為259億元,同比增長169.5%,營收占比14.8%,同比增加了6.4個百分點;賬面上的營業利潤為12億元,同比下降9成;經調整凈利潤和年內凈利潤相差了49億元;所得稅同比減少了78.2%。針對這幾個利潤表上的疑問,逐一進行查證。

  毛利率下降 事出有因

  先說毛利率這塊,小米2018年營收同比增長了52.6%,營業成本同比增長53.5%,后者小幅提高,不過與營收增長基本同步,算是正常。那么繼續從細分的業務線入手核實。

  小米的主營業務分為四個部分:智能手機、IoT與生活消費產品、互聯網服務以及其他產品,其中前三者是重頭。年報顯示,三者的收入分別達到1138億元、438億元和160億元,占整體營收的比例分別為65.1%、25.1%和9.1%(其他產品的收入主要來源于向用戶提供的產品保外服務,占比不到1%)??杉?,智能手機的收入仍然是小米營收的支柱。IoT與生活消費產品、互聯網服務的毛利率同比分別提高了2個百分點和4.1個百分點,尤其是后者,毛利率達到了64.4%,盡管截止報告期該部分業務的營收占小米總營收的比例還不到10%,但卻是小米在未來所倚重的高毛利業務。反觀智能手機部分,其毛利率從去年同期的8.8%下降到6.2%,同比下滑2.6個百分點。由于這塊業務占小米總營收近2/3,從而造成了總營收在增長、總營業成本增長幅度也比較吻合的情況下,整體毛利率仍然有0.5個百分點的同比下滑。2018年小米的硬件毛利率(含智能手機、IoT與生活消費產品)為7.3%,同比下滑1.4個百分點。

  小米對毛利率下降做出的解釋是,“為就獲取長期價值奠定基礎,我們將選擇性地優先考慮更高增長而非毛利率,以獲得關鍵產品的市場份額”。分析一下,這段話關鍵的地方有三處:其一,“優先考慮更高增長而非毛利率”,這是用低毛利率產品搶占市場份額和獲取用戶體驗機會的策略,和小米一貫的“性價比”模式吻合,側重點在于更希望先把產品鋪出去,這也引出了其二:把更高盈利的時機放在未來,這是小米眼中的“長期價值”。剛才也提到,主營業務中的互聯網服務,其毛利率高達64.4%,這部分誘人的肥肉,小米不會置之不顧,只不過可以接受饋贈的遲到和延期的享受,但前提條件是,要把貨鋪得足夠多和廣。其三,“關鍵產品”,很顯然,智能手機、IoT與生活消費產品就扮演著小米關鍵產品的角色,它們是小米商業布局中最為倚重的基石類產品陣容,是后續商業變現的基礎性土壤。

  2018年4月25日,時值小米6X手機發布會,雷軍在會議尾聲給出承諾,“小米硬件綜合凈利潤率,永遠不會超過5% ,如有超出的部分,將超出部分全部返還給用戶。”據年報顯示,2018年小米硬件業務的綜合凈利潤控制在1%以內。這意味著什么呢?小米IoT與生活消費產品年度收入438億元,同比增長86.9%,比智能手機的增長率高出1倍有余,毛利45億元,占后者毛利的6成以上,毛利率是后者的1.7倍。這意味著單從硬件產品范疇看,小米在拿IoT與生活消費品抵消智能手機相對更低的毛利,后者的綜合凈利潤之低可想而知。

  由此也可見小米對關鍵產品的市占率爭奪付出了多大的代價,也映射出智能手機市場的競爭有多么激烈。對于小米而言,只有持續不斷地把足夠多的智能終端投放到市場,MIUI、“小愛同學”的激活量才能持續擴大,這是對用戶互聯網入口在智能硬件層面的爭奪戰。只有這個基礎牢固了,才能進一步搶占支付入口、內容沉溺入口、互聯網金融入口等,這些對于當下的互聯網企業而言都是削尖了腦袋也要寸土必爭的入口。

  同時,從終端到應用到內容到支付到金融再到企業變現,所有的環節都在源源不斷地向企業輸送最具潛在價值的寶藏──數據,它涵蓋了用戶幾乎所有的喜好、習慣、購買力、交易頻次等信息,這是大數據分析的糧食和AI自我學習的血液,沒有海量且不間斷的血液供給,AI的進化就是個笑話。而吞噬掉海量數據的AI在不斷進化后輸出的成果和越來越智能化的場景應用能力,可以反哺給企業一個甚至比用戶更了解自身的全方位數字化的自己,這極大地優化了企業商業變現的效率和決策正確的概率,當然從另外的角度來說,也完善了用戶的各種體驗。

  巨頭們在這方面的競爭誰也輸不起,輸了,很可能意味著離場。于小米這種不同于其他靠社交軟件和電商平臺作為基礎沃土的企業而言,智能硬件才是萬物生長的沃土,尤其以智能手機為核心,銷量持續下滑是絕對不能接受的,會直接導致小米商業邏輯的崩塌。所以,報告期內,為了產品市占率而導致毛利率不算夸張的下滑,可以理解。

  另外,據年報數據顯示,小米系列智能手機在主營業務的占比已經悄然下滑,IoT與生活消費產品的占比緩緩提高,近三年的收入增長速率均大幅跑贏前者。智能手機從2016年的占比71.3%,逐年滑落到2018年的65.1%,而IoT與生活消費產品從2016年的占比18.1%,逐年上升到2018年的25.1%。假以時日,不排除兩者會在占比上難分伯仲甚至反轉,無非是后者爆發的時間點上無法預計,只能且觀其變。以可發展空間來衡量,IoT設備的市場容量、應用場景、To B的解決方案,比智能手機要廣袤的多。本質上講,智能手機也可以涵蓋在泛IoT設備范疇內,只不過是非常特殊的集大成者。

  營業費用 逗你玩

  再來看看營業費用的支出。其中,銷售及推廣費用79.9億元,同比增加了52.8%,與營收的增長幅度吻合,營收占比(費用率)4.6%,同比持平,沒什么問題。研發費用57.8億元,同比增加83.3%,漲幅略高,營收占比3.3%,同比增加了0.6個百分點。小米對此的解釋是:“主要是有由于研發人員薪酬總額增加及擴展智能手機、人工智能、互聯網服務及其他研發項目所致,體現我們日益重視研發。研發人員薪金及福利有所增加,主要是由于因應對業務迅速增長而增加雇員人數所致”。字面上說得足夠清楚,很好理解,結合之前提到的小米要保持核心產品市占率的決心(產品好才賣的好),這個解釋是說得通的。

  科技互聯網行業(這里也包括互聯網+制造的混合型企業)是個勤行,和動不動就“傳承數百年工藝”的一些傳統行業比,在研發投入這方面真是個苦差事,前者以不思進取為恥,后者以吃老本兒為榮(不吃消費者還不干)。研發能力和持續投入是無法忽視的重要因素,不能做到技術領先就很容易被動挨打,這一點巨頭們早就達成了共識,因為經驗教訓實在是數不勝數。

  華為每年在研發方面的投出就占到了營收的10%,2016到2018年投入研發的費用分別達到764億元、897億元和破天荒的1015億元,近十年累計研發投入達到4850億元(數據來源:華為年度報告)。今年3月19日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公布的2018年全球專利申請排名,華為以5405份專利拔得頭籌,對研發的重視從華為身上就可見一斑。反觀小米,近三年的研發投入合計111億元,兩年計復合增長率達到了66.2%,增幅還是相當可觀的。同時,根據國家稅務總局于去年公布的政策,自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止,從事研發活動的企業,可將研發費用以1.75倍列入可扣減稅項費用里。有這么好的政策支持,不大力投入研發更待何時。

  相對而言,行政費用(常說的管理費用)看上去就比較離譜了,達到121億元,同比增長了894.9%。其實持續關注小米財報的人就知道,這主要是源自2018年二季度產生的一次性股份薪酬獎勵。小米董事會授權贈與雷軍價值約99億元的股份激勵(不是現金),這部分是要計入當期損益的,2018年中報公布的時候已有體現。所以扣除這部分對賬面造成的影響,年度行政費用只有約21.7億元,同比增長78.4%,營收占比1.2%,同比基本持平,這就正常了。同理,剔除掉股份獎勵的這個影響,年度營業費用合計約160億元,同比增長66.4%,營收占比9.1%,同比增加0.7個百分點,營業費用率控制基本合理。

  營業利潤 虛驚一場

  與之相關聯的就是看上去更為離譜的同比下降9成的營業利潤,賬面上的數據仍然是受之前一次性股份薪酬獎勵以及營業費增長所累,剔除股份獎勵影響的營業利潤為111億,同比略降8.9%,看上去沒那么嚇人了,但還是下降的。造成降低的因素除了毛利率下降、營業費增長、按權益法核算的長期投資賬面虧損(這個后面會講到)以外,還有一個“搗蛋鬼”──按公允價值變動計入損益的投資。這是新會計準則帶來的影響,就是不歸類于聯營公司按權益法核算的資產以及可供出售金融資產的那部分資產,其公允價值變動,要體現在利潤表里。這是個挺無奈的事情,老巴也格外地看不順眼。從財報呈現的角度上看,其主要作用就是造成企業財報中經營利潤的飄忽不定、忽上忽下,可估值的變化誰說得清呢。小米2018年報中,以公允價值變動計入投資損益的這部分是44億元,上一年是64億元,一下子拉開了約20億元的口子。結合這些看得到的因素,最終導致年度營業利潤并不美麗,經還原后的數據才正常的多。

  也說經調整凈利潤

  由此也可以具有連帶性地核對經調整凈利潤和年內凈利潤之間49億元的差額是怎么回事。簡單來說,經調整凈利潤是在凈利潤的基礎上,把優先股(負債)轉為B類普通股(權益)造成的公允價值變動、投資類資產公允價值變動體現的盈利這類“有名無實”的利潤減去,再把已經減掉的各類股份激勵的薪酬、收購導致的無形資產攤銷和基金公允價值變動導致的負債變動等未發生實際資金交付的部分(均已扣除稅項)加回,最后得出的經調整年度凈利潤為86億元,同比增長59.5%。

  與國際財務標準下年度凈利潤之間的49億元差值就是這么來的。經調整凈利潤屬于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不過可以作為對企業實際經營數據的良好參考。

  關于所得稅的減少

  所得稅減少的原因并不復雜,主要是由于遞延所得稅資產的增加,以及之前多計提的所得稅稅率優惠在當期進行了計回,由2017年的21億元,減至2018年的4億元,這個沒有什么好說的。

  資產負債及現金流量

  利潤表上業績方面的主要疑點已經查證,均沒有太大問題,轉戰資產負債表和現金流量表看一下。小米2018年度末資產總計1452億元,同比增長61.6%;總負債740億元,同比下降65.9%;所有者權益合計713億元(歸母所有者權益合計也約為713億元,涉及的少數股東權益賬面數額較?。?。粗看似乎還不錯,總資產增加,股東權益同比由負變正,總負債大幅減少。但實際情況尚有不同,這也是上市后首次發布的年報,受IPO環節中涉及優先股轉換問題的影響所致。

  小米針對IPO之前發售的所有可贖可轉優先股在資產負債表中歸類為負債項,這部分優先股截止至2017年12月31日的負債合計1615億元,這也是導致2017年的利潤表數據中記為541億元優先股公允價值變動虧損的主要原因。IPO完成后,所有此類優先股自動變為B類普通股,負債項轉權益項,致使2018年報所有者權益變為正值。因此,如果2017年度數據扣除該類影響,那么2018年度合計負債是增長了約33%的。

  而資產總額=負債+所有者權益,單純的資產增加未必是權益的增加,也可能是持有了更多負債所致,小米就是這種情況。我們將略顯復雜的資產負債表進行簡化梳理:總資產拆分成現金類資產、投資類資產和經營類資產三個部分。資產負債表中,受限制現金14.8億元,小米似乎更愿意將其歸類到現金類資產中,但這部分主要用于小米開展金融業務而需要存到銀行的準備金,以及與三星簽訂購買合同的擔保金,理論上這部分資金是不能隨意提取的(小米和銀行另有約定除外)。所以,保守起見,這14.8億元暫不算入現金類資產。按公允價值計入損益的短期投資這部分資產,主要是短期理財產品,變現難度較低,可以算在現金類資產中。再加上短期銀行存款、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這兩塊,那么現金類資產約為382億元(也就是說,這類可動用的現金類資產是超過賬面上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資產的);投資類資產主要集中在按權益法核算的長期投資和按公允價值核算的長期投資,合計約273億元;結合已知的1452億元總資產,余下的都簡單歸類為經營類資產,合計約797億元。

  總負債可以分成計息類負債(有成本)和非計息類負債(基本算是沒成本的負債),歸類在其他非流動負債的約28億元,大部分來源于小米參與的湖北基金自第三方投資者籌集的資金,暫歸在計息類負債中,則計息類負債約為138億元(加上長、短期借款)。根據已知的740億元負債總額,非計息類負債約為602億元。如此,小米的資產負債權益結構就比較清晰了。

  再看一下現金流量表中的重點數據。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14億元,投資活動現金流量凈額-75億元,融資活動現金流量凈額266億元,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凈額增加了177億元,根據期初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凈額和匯率變動產生的影響增值,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總額為302億元。

  對于比較難看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為負值,小米傾向于去掉互聯網金融業務中涉及的應收貸款、減值準備和受限制現金,以及金融保理業務中的一些應收和應付款項,這樣凈額就為正值,要好看一些。站在企業的角度可以理解,從投資研究的角度來說意義不大,隨著小米互聯網金融業務的發展,這些資金的占用都將是常態,更何況,這部分被小米“嫌棄”的資產,作用可大著呢。

  小米金融嶄露頭角

  流動資產中有一筆103億元的應收貸款,這部分主要用于互聯網金融業務(小米金融)中面向用戶的貸款,以日利息0.02%來計算,年利息為7.2%。這部分應收貸款合約,小米可以用來進行證券化借款,根據融資渠道的不同,年利息在5.1%至8.0%、6.1%至6.2%之間。這部分借款在小米2018年報的負債項上合計約40億元,加上通過土地使用權、在建工程作擔保的約13億元抵押借款和約57億元無抵押借款,合計約109億元的長、短期借款,相當于全部砸向互聯網金融貸款業務,其中一部分借款還是用貸給用戶的合約換來的,這種杠桿的運用,簡直不要太爽。根據年報顯示,2018年Q4,小米的互聯網金融業務營收占互聯網服務總收入的11.9%,同比增長80.5%。顯然,這塊業務,是小米未來所期的重點價值,所以回應前文所說的,這個部分的資金占用要看成常態,風控保障到位的前提下,這是一塊有望發展為搖錢樹的業務,分拆上市都不是不可能。這么重要的業務誰來執掌呢?小米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洪鋒。要說小米不重視這塊,估計都沒人信。

  綜合來說,截止至2018年末,小米經調整后的凈利潤針對138億元的計息類負債尚力不從心,更何況賬面上的凈利潤和實際收到的錢又是兩回事,當期呈現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無法覆蓋所有的負債及投資活動,IPO募集資金及利率正常的借款仍占具財力的重要支撐地位。

  但好的方面是,小米手里握著約382億元的現金類資產;對企業正常經營影響較大的計息類負債只有138億元,相比賬面上的負債總額740億元要少很多了;光經營所需的應付賬款就趴著463億元(這些都是不用付利息,且在一定周期內先欠著不給的錢,也能突顯企業在產業鏈中是否占據優勢地位的一個重要因素)。根據小米提供的數據顯示,2018年Q4,小米應付賬款的周轉天數為115天,而應收賬款周轉天數只有14天,再算上65天的存貨周轉天數,當季的現金周轉期達到了-36天,狀態良好。

  近3倍于計息類負債的現金類資產,可以確保企業運營無憂,暫時沒有生死存亡的窘境。去掉計息類負債還剩余的244億元現金類資產,可以繼續分配給AIoT業務、互聯網服務(含互聯網金融)、投資類等核心業務的擴張,財務情況還是比較樂觀的。

  容易燙手的存貨

  這些搞清楚以后,有兩個地方還要重視一下。一個是存貨的問題,約295億元的存貨看著比較頭疼,同比增長了80.4%。消費類電子產品可不是白酒,越存越值錢,再加上毛利率又不高(想想小米智能手機6%的毛利率,貴州茅臺91%的毛利率,這個反差……別哭,人家命好),計提減值來個降價促銷,那就是真正意義上的放血回本兒了(盡管有時也只能如此)。

  通過年報數據來算筆賬,295億元的存貨中,成品約191億元,假設都是手機及IoT類產品,按照小米智能手機和IoT與生活消費產品的成本占比分別為61.0%和22.5%來計算,成品中約有140億元是智能手機類產品(IoT類產品太過分散,價格體系不易衡量,且部分商品并不需要快速迭代,所以只拿手機類產品粗算),再綜合考慮以下幾個因素:年報中公布的小米系列智能手機2018年度平均售價(ASP)為959.1元;小米為了應對2019年新品上市,年度存貨跌價撥備調整為30億元,好方便促銷;新政策導致制造業增值稅由16%降到13%。那么有理由相信,對部分存貨的大甩賣顯然是理所應當的事情。簡單粗暴地按照存貨賬面價值和ASP價格直接折算,這部分約為1460萬部智能手機。按照小米2018年全年出貨量1.19億部來衡量,只占12%,大幅降價清倉,努努力4個月消化掉大部分還是有戲的。這樣算來,295億元的庫存,看上去也就不那么恐怖了。截止到2019年1月,小米的存貨比2018年12月降低了12%?;共還?,還得努力,消費類電子產品更新太快了。

  投資資產 另一塊希望田野

  第二個地方是單獨看一下投資資產這塊。約273億元分為兩個部分,其中86.4億元是按權益法核算的長期投資,小米具有重大影響力的聯營企業主要涵蓋在這部分,包括上市和非上市企業;另外是186.4億元按公允價值核算的長期投資,大部分非聯營企業放在這部分,也是上市和非上市企業均有。截止至2018年底,小米投資的企業總數超過了260家,其中9家已于2018年上市。這273億元賬面資產的投資收益既存在很多變數,也是未來的重要希望所在。

  86.4億元按權益法核算的長期資產,相較2017年末的17.1億元有了大幅增長,主要源自之前按公允價值核算投資的企業成功IPO后(2018年2月上市的華米、同年3月上市的愛奇藝、同年9月上市的云米),轉為按權益法核算所帶來的視同處置收益,以及相類似的變更其他企業的長期投資核算分類,還有對企業追加投資所帶來的資產增值。

  按權益法核算的長期投資資產中,重頭的企業主要有三家:愛奇藝、新網銀行和迅雷,于小米三者合計的賬面價值為56億元,其中愛奇藝一家就占了44億元,其余的一攬子企業合計30億元。這部分資產反映到小米利潤表上是虧損了6億元,原因是愛奇藝、迅雷于2018年度盈利為負,愛奇藝占了大頭。公開資料顯示,愛奇藝2018年度凈利潤為虧損91億元。

  至于按公允價值核算的186.4億元投資資產,對利潤表的“貢獻“就是計入44億元賬面盈利(有一小部分還源自按公允價值核算的短期投資,主要是理財類產品),但這不是真金白銀,還是紙上財富,而且還可能遭遇大幅波動。但好的地方是,金子也往往藏在其中,誰知道哪家被投資企業母雞變鳳凰,業績持續增長,也不排除小米會追加投資,并將其納入權益性核算投資類目中作為長期投資持有,當成未來可以下蛋的金鳳凰呵護她,關愛她。運氣好成功IPO,為小米貢獻凈資產增加和分占利潤(如果年度盈利為正)。于2019年3月在納斯達克上市的老虎證券,竟然還擺脫了中概股上市即破發的魔咒,上市一段時間內股價還算喜人。當然,這個不延展。小米這部分按公允價值核算的普通股投資或優先股投資的非上市公司,其賬面價值約134億元。

  除此之外,投資資產中還有一塊值得關注的部分:權益法核算長期投資的公允價值變動所帶來的隱性收益。和按公允價值核算計入損益的投資不同,前者的公允價值變動并不體現在利潤表中。以迅雷和愛奇藝為例,2018年末賬面價值合計46.8億元,而公允價值(股價市值)為55.8億元,浮盈9億元。不過真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小米在迅雷的分占權益,2017年末的公允價值還是18.8億元,截止2018年末縮水成6億元了,同比大幅下滑68%??匆幌卵咐椎墓杉?,自2017年11月24日收盤的24.91美元以后,一路跌到2018年末一天的3.68美元(中間階段性反彈過一次,沒超過歷史高點)。這也再一次印證了公允價值變動如果攙和利潤的核算有多鬧心。這類不體現在利潤表上的浮盈,若規模足夠大,還是很重要的一個潛在收益部分。如果市場足夠瘋狂,回報率遠超長期持有的時間貼現成本,那么長期投資和即刻變現只有一墻之隔(有資源交叉授權等戰略性協同合作需求的除外)。

  總之,投資的這部分資產,是變數和希望并存的一處資產。在雷軍掌控的順為資本的協同下,投資業務顯然是小米未來商業布局中極其重要的一環。與其看小米的主營業務在財報上分成智能手機、IoT類、互聯網服務和其他,不如從核心商業版塊上分為智能硬件制造業務(含手機和IoT)、技術沉淀業務(AI、大數據、云平臺領銜)、互聯網服務業務(其中互聯網金融業務是新星)以及投資業務來理解小米的模式更具意義。在投資業務上可以提供一個參照對象,騰訊從2008年到2018年10年的時間里,相類似的投資資產部分收入,從1.1億元,增長為167.1億元,約149倍,10年的CAGR(年均復合增長率)約65%,好恐怖的數字。

  2018年的小米長這樣兒

  至此,小米2018年報所呈現的主體輪廓就是這樣了:發展到2018年底的小米,是一家以智能手機為基石,應用互聯網方法論,深耕到智能及IoT消費類產品制造行業的互聯網科技企業。

  資本層面暫時以借貸和資本公積作為后盾,坐擁382億元現金類資產,頭懸138億元可承受利率的計息負債,海擲273億元(賬面)布局或財務投資或價值型長期投資,運用797億元經營類資產以綜合凈利潤不超過5%的姿態死拼智能手機和IoT與生活消費產品市場,未來五年還將繼續投入近100億元布局AIoT(和IPO招股書上承諾的資金使用動向保持一致,規?;褂興芳櫻?,持續擴大用戶基數和互聯網入口觸達,通過海量數據進化AI核心能力,賦能各項業務及硬件產品,提供更豐富的互聯網服務內容,且不斷提升用戶體驗并優化變現路徑和效率,以期獲取未來盈利占比逐漸抬升的毛利率高達60%以上的互聯網服務業務(含互聯網金融業務)之價值,同時收獲長期投資企業的權益價值提升所帶來的資產升值和盈利分占收益,以及投資中涉及公允價值正向變動的隱形收益(部分企業一高興賣了就是石錘的利潤)。

  綜上,小米2018年度報告中的一些顯性問題基本可以找到較為合理的解釋和佐證,截止2018年末的資產負債結構也較為正常。于長期而言,財務實力的強弱和獨特性更為至關重要,是業績呈現的基礎,利潤表尤其是短期內所傳達出的成績,還需要更多的樣本來做進一步驗證。

  來看這樣一組數據,根據亞馬遜不久前公布的2018年度報告顯示,年度總營收2329億美元,營業利潤124.2億美元;北美電子商務及相關業務部門營收1414億美元,同比增長33.2%,占總營收61.7%,毛利72.7億美元,毛利率5.1%;國際業務部門營收659億美元,同比增長21.3%,占總營收28.3%,毛利-21.4億美元;AWS業務部門營收257億元,同比增長46.9%,占總營收11%,毛利73億美元,毛利率28.4%。

  這意味著,亞馬遜北美和國際業務用占比89%合計2072億美元的營收,貢獻了51.3億美元的毛利,毛利占比41.3%;而營收占比僅11%的AWS業務,貢獻了總毛利的58.7%。AWS過去三年的營收增長率分別為55%、43%和47%,成為亞馬遜當之無愧的盈利支柱。

  再看小米2018年報中的數據:報告期內,互聯網服務收入為160億元,同比增長61.2%。其中廣告收入101億元,同比增長79.9%;互聯網增值服務收入達到59億元,同比增長36.7%,其中游戲收入27億元,同比增長7.3%,其他互聯網增值服務收入32億元,同比增長79.9%,后者主要來自互聯網金融業務和有品電商平臺所貢獻的收入增長。

  小米基于互聯網服務這塊業務的毛利率達到了64.4%,同比增加了4.1個百分點,用總營收9.1%的占比,貢獻了103億元的毛利,占總毛利的46.3%。反觀智能手機+IoT與生活消費產品,占總營收達到90.1%,貢獻的毛利僅為116億元,占總毛利的52.1%。和亞馬遜在業務的營收結構上頗有相似之處。由此也可以看出互聯網服務部門在小米集團中扮演著什么樣的一個角色。

  站在企業擁有者和經營者的角度,他們會怎么做?很顯然──持續強化互聯網服務業務的深度和廣度,依托高毛利率特性,使其成為企業強有力且持續的盈利部門,盤活自由現金流,在風險可承受范圍內為進一步擴大基礎性經營業務和投資業務而源源不斷地輸送彈藥,提高企業的競爭優勢和權益規模。在這個假設的前提下,我們結合小米2018年報及公開渠道獲取的信息,反推小米自上市以來的各方面舉動,進一步驗證小米的商業邏輯,從而對其競爭優勢做出盡可能客觀的理解和評判。

  互聯網服務 我的眼里都是你

  提升互聯網服務收入,要借助兩個途徑:其一是更多的用戶以及更多的可觸達互聯網入口,體現在為用戶提供更豐富的互聯網內容及服務,這些屬于數量層面;其二是提高每用戶平均收入(ARPU),這屬于轉化效率和溢價能力層面。

  先說前者,為了強化這方面的業務,小米自2018年下半年起至今,進行了相應的多次組織結構調整。將原先電視部、MIUI部和小米互娛部的部分部門進行分拆重組,陸續組建成互聯網一至五部以及互聯網商業部,一部主攻MIUI核心體驗和技術中臺等業務,屬于底層項目;二、三、四部分管核心APP、咨詢搜索和核心IoT設備互聯網應用等內容和服務;五部是為了加強海外互聯網業務而設立,協同商業部,六個部門共同的目標是打造更加豐富、體驗更好的互聯網服務內容。

  再說ARPU,據年報顯示,小米互聯網服務的ARPU由2017年末的57.9元,增長到2018年末的65.9元,同比增長了13.8%。這部分的增長除了受益于互聯網服務入口的日益豐富,和由AI賦能所帶來的推薦算法的提升也關系緊密。而AI賦能離不來大數據的供給,大數據又離不開云平臺,此三者相互銜接,形成了AI能力的底層技術支撐。

  縱觀小米的發展經歷可以看到,AIoT名字很新,但其技術演變的過程卻由來已久,是隨業務逐步積累的必然結果。最初的小米手機需要云端存儲照片、通訊錄、短信、通話記錄、便簽等數據,小米云服務就誕生了,且僅以私有云來運作,滿足自身業務需求而已。隨著團隊和業務線的發展,小米內部不同部門對云計算和存儲也有了更多的需求,那么融合云就提供了相應的服務。再之后隨著智能硬件通過WIFI、藍牙以及其他無線協議連到云端,且逐漸構筑起IoT生態圈,相應又產生了生態云,滿足于生態圈企業對云平臺的需求。至此,小米的云平臺雛形已然成型。與之相對應的就是每天不斷產生的各類數據,海量數據的擁有直接催生出了大數據團隊,對數據進行分布式、非結構化存儲,并進行測算和分析,大數據分析的運用能有效提高策略制定和業務推進效率。最后,經過重新組織的數據把接力棒交到了AI的手中,成為其進一步處理和深度學習的生產資料,數據越多越豐富,AI進行深度學習所輸出的智能結果越有用,越無限接近完美的交互體驗,同時,也能反哺業務本身。小米將其應用于所有部門的業務中,提高產出效率、優化流程以及產品的易用度,這個過程謂之“賦能”。最后反饋到用戶層面的,就是不斷得以加強的使用體驗,進而讓用戶產生對品牌的信任感、對產品的依賴感以及實打實的貢獻力(針對產品和服務的反復購買),這謂之“黏性”。體現在企業利潤表上的,即是不斷提高的部門營收和利潤。當然,最重要的那部分,就是這個反向推導的出發點──互聯網服務收入的提高。

  從這個云平臺到AI再到AI賦能業務的演變過程中,已能看出AI、大數據、云平臺的重要程度,這部分技術的實力,決定了硬件低毛利策略的小米,能否通過高毛利互聯網服務業務將經營現金流轉正甚至變得越來越富裕,這關乎小米發展的存亡,是需要下血本夯實的核心技術能力。這也是小米從最初的產品驅動到數據驅動再到技術驅動的必然選擇。

  AIoT  兄嘚,靠你了

  查證一下小米在這方面做了哪些部署。2019年2月,小米成立集團技術委員會,任命崔寶秋為集團副總裁,兼任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崔寶秋之前的職務是人工智能與云平臺副總裁,主管AI、大數據、云平臺這塊。從2012年加入小米起,就主導了小米的CBA鏈條(云計算平臺→大數據→人工智能)。本次調整,將人工智能與云平臺部門,拆分成人工智能部、大數據部和云平臺部,部門總經理均直接向CEO匯報。時隔僅兩周,小米宣布成立AIoT戰略委員會,隸屬于集團技術委員會,任命范典為該委員會主席(范典同時兼任著IoT平臺部總經理),任命葉航軍為該委員會副主席(新拆分的人工智能部總經理)。同時將自2018年下半年就陸續分拆成立的幾大硬件和互聯網分部的主要負責人都拉到這個AIoT戰略委員會里出任委員。

  簡單分析一下這些調整:在集團層面成立技術委員會,這是放出“技術立業”的重要信號;將主導AI核心業務(包含大數據、云平臺)的部門副總裁提升為集團副總裁,則進一步明確了AI業務在集團的核心地位;以IoT平臺部一把手為核心組建了AIoT戰略委員會,其他相關各部門主要負責人都是委員,以此促進全集團整體協作執行。

  這方面的布局可謂用心良苦,各分部目前都是少壯派當家,很多都是從二級部門的副職或核心骨干一躍成為部門一把手,并且直接向CEO匯報,妥妥的封疆大吏。范典的IoT平臺部總經理和他們是平級,如果沒有這個AIoT戰略委員會主席的頭銜,范說話是不是好使估計得靠大家自覺了。有委員會和頭銜就好辦了,各位都是“巡撫”是吧?給你們安排一個“總督”兼任一方巡撫?;共緩檬溝幕?,上面還有集團技術委員會的“督師”,是不是要自掃門前雪,大家自己看著辦吧。AIoT加碼到這種程度,也算是可以了。再看重中之重的手機部門誰來把關──總裁林斌,小米的“手機+AIoT”核心戰略不是說說而已,這的確是All in的架勢了。

  拼在場景觸達 月活多多益善

  再往前推導,AI核心能力的構建離不開海量的設備上云(含手機)以及相應APP(包含內嵌在部分IoT設備中的程序)的使用活躍度,沒有這些作為基礎,AIoT也無從談起。據年報數據顯示,MIUI的月活躍用戶從2017年12月的1.71億人,增長至2018年12月的2.42億人,同比增長41.7%;米家APP 2018年12月活躍用戶數達到2030萬,其中有半數以上來自非小米系列智能手機;報告期內,小米IoT平臺已連接的IoT設備(不含智能手機和筆記本電腦)數量達到1.51億臺,同比增長193.2%;擁有超過5臺小米IoT設備(不含智能手機和筆記本電腦)的用戶達到230萬人,同比增長109.5%;截至2018年12月31日,搭載“小愛同學”并激活的智能設備超過1億臺,“小愛同學”月活躍用戶數超過3880萬;熱門產品AI智能音箱,累計出貨量達到了900萬臺。

  智能電視是IoT設備中比較特殊的一個,擁有所有IoT設備中最大的屏幕,集成智能語音控制、搭載多種可視效果最佳的互聯網服務入口,如影視、游戲、購物、互動等等。因此也是小米格外重視的核心IoT產品之一,硬件體系中的重要程度僅次于智能手機。2018年小米系列智能電視全球出貨量達到840萬臺,同比增長225.5%。目前電視部是新調整的四個硬件產品部門之首,并承擔進軍白電市場的重任,之前此部門曾由王川親自負責。

  這部分的數據頗為亮眼,其意義并不亞于硬件銷售額的增長。持續攀升的數據意味著觸達場景的擴張,它直接決定了可供進行大數據分析和AI深度學習的數據基數。同時,這些保持活躍的手機、IoT設備是前文提到的不斷豐富的互聯網服務及內容的載體,構成了之后互聯網服務變現的轉化基數。小米目前的兩大開放平臺:小愛開放平臺和IoT開發者平臺,與云平臺底層互通,也扮演著助力的角色。前者匯聚第三方的力量,讓“小愛同學”加速觸達到更多的AI應用場景和產品,從而提速智能語音系統的進化;后者則幫助小米在自身精力、財力有限的情況下覆蓋到更多的IoT產品及場景,從而獲得更為廣泛的第三方合作、接入到更多設備以及更多的數據。

  硬件銷量 死磕到底

  而所有的這些,絕大部分又取決于小米硬件產品銷量的持續增長,由此引出新的關鍵點──銷售環節。小米2018年全年銷售1.187億部智能手機,同比增長29.8%。受益于Mi 8和MIX 3等高端機型的銷售,2018年Q4,售價在2000元及以上的智能手機收入占該類別收入的31.8%。年度ASP達到959.1元,同比增長8.8%;2018年Q4的ASP為1004.7元,同比提升21.9%。IoT相關設備的部分銷售及連接數量等數據在前文有所提及,這里不多做羅列。

  2018年小米系列智能手機的整體銷售數據還是可以的。不過,同年Q4智能手機的營收是234億元,同比增長7%,而銷量環比是下滑的,由2850萬部減少到2500萬部。顯然,當季的ASP提升沖抵了設備銷量的下滑。小米的解釋是,為2019年初的多品牌戰略調整做準備,2018年Q4只發布了MIX 3和小米Play兩款智能手機產品。對比2019年Q1期間MI 9系列和Remi Note 7系列的如期發布,這個解釋雖然講得通,但國內手機市場的增長空間在最近幾年的高歌猛進之后逐漸放緩已是不爭的事實,國內人口紅利總有到達瓶頸的時候。

  國際市場 新大陸的爭奪

  根據市場調研機構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小米智能手機在印度的市場份額為28%,同比增長了7個百分點(其中包含主打印度市場的POCO F1),超過三星成為印度市場第一,三星兩年的市占率持平,均為24%,排名三、四的分別為VIVO和OPPO。中國智能手機企業征戰國際市場的節奏明顯加快,也普遍取得了不錯的成績。目前小米在國際市場的布局主要是印度、印尼和西歐市場,在出貨量的帶動下,2018年國際市場整體收入達到700億元,同比增長了118.1%,占總營收的比例也從2017年末的28%提升至2018年末的40%,占到國內營收的近7成,而這個趨勢還在不斷延續。

  據小米2019年1月進行的任命調整顯示,小米新成立了非洲地區部,將原印尼地區、南亞地區和東南亞地區整合為新東南亞地區部,俄羅斯和獨聯體地區部的領導也進行了調整??杉?strong>小米在著手加快全球化市場的布局。

  2018年底,小米將原銷售與服務部改組為中國區,由聯合創始人、集團高級副總裁王川兼任中國區總裁,另設兩名部門副總裁分管線上和線下銷售。原銷售運營部分為一部和二部,前者負中國區手機銷售工作,后者負責電視、生態鏈等產品的銷售工作。上述四人均直接向王川匯報。截止2017年末,小米在線下布局的小米之家為281家,主要面向一、二、三線城市,面向中小城市及鄉鎮地區的授權店為62家。截止2018年末,其數字分別增長為586家和1378家,后者的同比增長率達到2123%(極速擴張也隨之帶來一些問題,經過對多家小米之家的實地體驗,部分新招募店員業務水平參差不齊,對小米系列產品的了解還沒用戶清楚。這些問題需要在擴張增速放緩后通過有意識的精細管理加以解決)。同時,線上銷售依然通過有品、小米商城、第三方電商等平臺來實現。

  2019年1月,小米針對智能手機實施2+3的多品牌戰略。核心品牌是小米和Redmi(新的紅米),前者主打最新科技和極致體驗,覆蓋2000元以上的高端、中高端機型,當前主要是Mi 9系列、Mix 3、Mix 3 5G;后者追求極致性價比,覆蓋1000-2000區間的中高端、中端及入門機型,當前主要是Redmi Note 7 Pro、Redmi note 7和Redmi 7,兩者在中高端機型的定位上會有一定的重合。細分市場分別是主攻游戲用戶的黑鯊系列手機,以及主要面向女性用戶的美圖手機?;褂幸桓銎放芇oco是針對區域性細分市?。ㄇ拔撓刑岬劍?,和紅米進行搭配主攻印度智能手機市場。

  將性價比的標簽轉移給Redmi品牌,有利于小米品牌沖擊高端市場。Redmi可以繼續把性價比發揮到極致,爭取基數最大的那部分用戶群體。細分品牌可以穿插滲透到更多的用戶群體。

  總之,對銷售這個環節,小米進行了涵蓋品牌、區域、線下渠道、垂直用戶以及相應的組織結構等多個維度的一系列調整,所有的調整主要圍繞著提升銷量(品牌調整不光針對銷量)、擴大市場份額的目標來展開。少有人染指的空白市場先以粗獷的姿態搶先占領,已占領的市場則進行精細化運作,以防御者的姿態力爭保持領先。一城一池的得失尚能接受,但整體銷量不能掉,掉了就意味著后面的每一個環節都會出現問題,導致最終目標難以實現。

  由此,小米死盯銷售業績,尤其是國內業績的力度可見一斑。本質上,小米要爭奪的是更多的應用場景和衍生出來的數據,且多多益善,包括對未來5G的預期,這些都嚴重依賴于硬件設備的出貨量及實際使用,而手機的場景應用能力雖然最全能,卻相對較窄,IoT產品的應用場景幾乎沒有窮盡。所以才要實施“手機+AIoT”的雙引擎戰略。

  不重質量 何以談銷量

  最后,終于要推導到起點了──產品本身,也回歸到商業的本質,產品好才好賣。同時,做出好產品,能及時交付給用戶,才不枉用戶對好產品的期待。

  小米于2018年7月9日在香港聯交所上市,同月23日,上市后的首次內部高管任命,即和品質管理有關。顏克勝被任命為集團副總裁,兼任集團質量委員會主席(之前這一職務由雷軍親自擔任),直接向雷軍匯報,并下設集團質量辦,各部門均部署質量團隊。顏克勝何許人也?2010年小米成立時就加入的元老,工號排名53,曾任職于摩托羅拉。加入小米以來,一直和手機研發、質量管理工作沒分過家,此次升任之前的職務是小米手機部副總裁、質量委員會副主席,所以這次的接棒順理成章。2019年新推出的Redmi Note 7系列,將質保期提高到18個月(之前的系列為12個月),這算是對產品品質自信的加分項。

  供應鏈之殤

  供應鏈是小米一直都繞不開的硬茬兒,對于任何和制造業沾邊的企業,“得供應鏈者得天下”從個中角度來說真不是瞎說的。小米2015年下半年供應鏈的問題就開始顯現,到 2016年問題進一步擴大,這也成為當年小米出貨量同比大幅下跌的重要原因之一。之后雷軍親自接手該部分業務,并請來曾任南京英華達總經理的張峰來坐鎮手機供應鏈。南京英華達是臺灣上市企業英業達的孫公司,張峰從事手機通訊行業的工作20余年,對供應鏈上的門道非常熟悉。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2017年小米系列手機出貨量成功逆襲,手機這個核心部門也交由小米總裁林斌直接負責。

  供應鏈體系是一個需要多年沉淀的系統性工程,可持續優化和調整的環節非常多,幾乎伴隨企業經營的整個生命周期。盡管有時候搞定一個供應鏈上的難題,從No到Yes的翻轉,可能就是面子上的問題,關鍵時刻,林斌、雷軍,誰都可以往前沖,以能解決問題為準。但這不是一個成熟企業的長久之策。時至2019年Q1,小米9的交付環節又出現了問題,雷軍和林斌紛紛在微博上發聲反省,承認內部管理能力和管理經驗亟待加強。其實這不單單是供應鏈的問題,和小米的這種低毛利硬件銷售模式有著直接關系。低毛利導致小米不能冒險積壓過多存貨,現金流一旦沒有高效的周轉率,在高毛利收益還沒有成長為現金大牛之前,以低毛利業務為主營的企業一不小心就會被庫存害死,續命的辦法往往需要迅速融錢來解決困境。而輕資產公司的抵押貸款能力本來就弱,很多借款或者發行的債券本身就在以企業及個人聲譽做擔保,鬧饑荒的企業在這個時候會非常尷尬,融資難度直線上升。最后實在沒轍了只能出讓股份,如此發展下去極端的情況就是創始人有可能會失去對企業的絕對控制權。說起來似乎危言慫聽,但商業規律就是這樣。所以原則上講,小米在無法預計某款產品必然成為爆款時,是不敢冒險超量備貨的。

  總之,供應鏈及相關的綜合交付體系,是懸在小米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這個問題如果遲遲不能得到有效解決,將是整個商業模式中偏前端的一個巨大隱患,發作起來真是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組織架構調整 戰略層面的常態

  小米近期頻繁的組織架構調整也格外值得關注。除了前文已經提到的各種調整以外,早在2018年9月份,小米就設立了集團組織部和集團參謀部,組織部長由劉德(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擔任,參謀部長由王川擔任。洪鋒(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擔任小米金融董事長兼CEO,專注小米金融業務(上篇也有提到)。

  從常理上來分析,8年奮戰公司得以成功上市,已經功成名就的聯合創始人們,多少會有激情減退的可能性,并且以產品工程師起家的經驗,在高速變化的新興互聯網業務面前很可能不再具備敏銳的商業嗅覺和敢于試錯的勇氣。而恰好具備相應潛質的年輕人,又苦于沒有出頭的機會。在這樣的形勢下,上述的組織架構調整就好理解了:現在的小米是一家擁有近兩萬名員工,年營收過千億的輕型航母編隊(相對于小米萬億夢的大型航母編隊而言),與9年前的一葉孤舟不可同日而語?;詘顏返娜朔諾秸返奈恢蒙戲⒒幼饔玫納柘?,老朋友們挪挪窩兒,都往總部收一收,從集團的戰略層面繼續發揮經驗、閱歷、聲望、戰略眼光所帶來的優勢,做好干部培養任免和集團智囊的角色,一線的部門直接打碎,細分到每一條重點業務線(連手機部內都成立了單獨的參謀部),讓更有干勁兒、更有創新能力、更放得開手腳、更有功名心的年輕人擔綱,有名有利有所期,才能調動出最大的動力去沖鋒陷陣,就如同幾位聯合創始人多年前一樣,如此,企業才具備充分的活力。唯一的問題是,對CEO的管理精力提出了更高的挑戰(盡管可以確定劉德和王川一定會分擔一部分雷軍的精力)。

  重溫小米商業閉環

  總結一下,以分析年報數據傳遞出的小米“盈利重心“為錨點,結合實際舉措對整個經營過程進行反向梳理,基本印證了上篇結尾部分對小米商業模式的判斷。

  小米通過銷售旗下系列智能手機和IoT產品及相關消費品,將以MIUI為中心的一眾具備互聯網服務入口的APP、核心自帶互聯網服務入口的IoT產品、部分通過與“小愛同學”智能語音控制相結合獲得相應入口能力的IoT產品呈現給越來越多的用戶。海量設備及應用產生的海量數據,通過云平臺輸送給大數據分析和AI深度學習,產出的成果持續為各個部門的業務賦能,包括改進和豐富互聯網內容及服務、優化推薦算法、進化智能語音系統等等,從而持續完善用戶體驗(廣告推送要保持一定的克制,這需要企業以足夠的勇氣和智慧來平衡用戶體驗和企業收入之間的矛盾,單單靠AI也許不能完美地解決此問題)。用戶體驗得到提升,就會產生對小米的好感和信任,從而進一步購買小米旗下的系列產品。而日漸豐富的互聯網服務和觸達入口,提高了互聯網業務的整體收入,這部分毛利率高達60%以上,是硬件“免費”(綜合凈利潤從財務角度來講已經無法直視)的真正意義所在。同時,小愛開放平臺和IoT開發者平臺,也通過匯聚第三方資源為觸達到更多的IoT產品、切入更多的應用場景和加速進化智能語音系統能力添了兩把旺火。至此,一套以低毛利智能硬件為始,以高毛利服務收入為終,再推動產出更好硬件為新起點的閉環,就此完成。用戶(包括開發者)通過唯一小米賬號參與全程,此過程周而復始,結合投資業務,構成小米現階段的主營業務,推動企業向前發展。

  除此之外,規模效應所帶來的裨益,很可能是小米一直堅守硬件低價策略的一條內在因素。在堅守品質、追求最前沿技術及保障交付的前提下,持續的硬件低毛利策略,不但可以有效提高出貨量,也同時產生規模效應。無論對合作伙伴關系、部件采購成本、批量制造成本、產業鏈支配地位以及廣告、游戲、其他互聯網服務等付費應用的分賬議價能力等等方面,都有著實質性的影響。其獲得的成本、時間及地位優勢,都將成為小米可以自由發揮的競爭力。

  通過財務和商業角度對上一年度小米公司的整體分析就此完成,除了供應鏈及交付方面的瑕疵,暫未發現其他明顯的硬傷(有一個地方需要格外關注──數據安全和用戶隱私?;?,小米獲得了TRUSTe認證,并應用到由歐盟推動的數據隱私?;しò窯DPR所提出的標準,但這還遠遠不夠,安全防范工作如果不到位,無論對用戶還是企業都是莫大的傷害,Facebook就是例證。這方面的工作,小米任重而道遠。在這里并不過多展開),反而是小米對商業邏輯的堅持和對自身不足的快速調整能力顯得格外突出,這方面與雷軍對小米的絕對控制權有莫大的關系。

  絕對控制權

  從公開渠道獲知(截止2019年2月1日),雷軍于2019年2月1日將358.73萬股A類普通股轉換為B類普通股,同期小米董事會的另一位執行董事林斌也同比例調換了200.44萬股。這是因為小米于同年1月份分別進行了三次股票回購,為了符合上市規則,維持A類股和B類股的比例,不會導致同股不同權的受益人不恰當地增加投票權而進行的操作,并非拋售股票。持有10倍投票權的A類股股份,只有雷軍和林斌兩人,換股后兩人合計所持A類股仍然是100%,雷軍占64.15%A類股,15.5%B類股,林斌占35.85%A類股,2.29%B類股。這意味著,雷軍對小米的投票權占到了51%以上,兩人合計占了約80%的投票權,話語權穩穩的。另外,香港聯交所并不強制上市企業在董事長和CEO的職位上要分人委任,而現階段雷軍也無意另覓他人,兩者合二為一。這意味著雷軍的戰略意圖及部署,在小米集團的貫徹力是完全可以保障的。

  或許,能夠正視企業自身的問題,及時擁抱外界的變化,始終在各個環節推動效率提升,堅守對核心商業邏輯的清醒認知和貫徹,這本身就是一道無形的護城河和競爭優勢所在。

  綜上,我們得出的結論是:小米,于2018年度,財務結構基本穩健,商業邏輯閉環完整,運轉正常,一些重點環節也面臨來自內部和外部的諸多挑戰,而管理層從意識形態上始終保持高度的?;瀉頭芏芳で?,管理手段和執行效率也可圈可點。小米一直很懂自己,面對從未停止過的質疑,近乎偏執地持續在做自己理解并相信的事情。因此,小米未來的發展相當值得期待。

  受限于小米上市時間較短,完整的年度可參照數據有限,此處不公開進行估值評判。伽馬研究將持續追蹤小米的長期發展。

  小米總說“感動人心,價格厚道”,翻譯一下,就是“超出預期”,這是人性使然。誰能做到超出預期,誰就能俘獲用戶的心,她才會心甘情愿地為你讓錢包減肥。

  對了,你以為“感動人心,價格厚道”是小米的目標?No,它只是起點。



微信掃一掃,關注您身邊的投資顧問——中方信富公眾號:中方信富(zfxf-bj)
中方視點
熱點推薦
其他關注
胡立阳炒股100招 福建快3走势图 实时股票指数 亚投行配资 新快3开奖结果 18选7历史开奖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3d近十期开机号试 谁有好股票推荐 11元选5开奖结果 一个炒白银者的经历 黑龙江22选5玩法 北京股票期货配资 今天现场直播台球比 5月29日上证指数 黑龙江体彩22选5